画风情感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情感语录

“门当户对”并非没有道理

时间:2020-03-24 来源网站:画风情感网

我叫苏靖,毕业于名牌大学。虽出身农门,但毕业后凭借精湛的技术和出众的才华,跻身大连一家电子计算机公司从事软件开发工作。一番拼搏后,很快成为公司里的技术骨干,享受着高薪待遇和老总的厚遇,成为人人羡慕的金领一族。事业上可谓蒸蒸日上,前途无量。

我的婚姻让外人看来也十分美满。然而,就是这份让人们称道的婚姻,却给我带来太多的痛苦和无奈,我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倾倒。

我的爱人

我和魏颖是从大三时开始谈恋爱的。她比我小两岁,那时候她娇小可人、天真开朗,在班里的女孩子中显得很惹眼。几个男生一直对她有意,其实我心里也很喜欢她,但我从没有想过向她表白。因为我知道她是在大都市长大的,父母又都是层次很高的人。身为父母的独生女,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。而我出身农门,父母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。而且家境贫寒,为了供我上学,两个姐姐早早出嫁,弟弟也只读了初中毕业就辍学出去打工。即使这样日子依然很艰难,为了补贴家用,母亲一边在田里劳碌,一边养些鸡鸭卖蛋换点零用钱。在我考上大学后,为了我每年那笔数目不菲的学费,已年过六十的父亲不得不坚持在田园劳作,农闲时还出去捡破烂将钱一分一分攒下来。因此置身大学校园的我,一方面出于发誓要刻苦。

回避爱情

读书,将来回报父母,所以对爱情退避三舍,尽管对魏颖有好感,但总是尽量躲着她;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心里有一点点的自卑,觉得自己和魏颖不是一路人,不可能走到一起,所以那点好感只是藏在心里。

可是,魏颖却注意上了我。因为我当时是学生会副主席,在组织活动中层露出一些能力,渐渐地吸引了魏颖的目光,她开始主动接近我。在她倾慕的目光注视下,我终于抑制不住对她的情感,我们的手牵到了一起。

1998年大学毕业后,原本我是打算到离老家比较近的城市发展,也好照应父母和姐姐、弟弟,毕竟他们为我付出了大多太多。可是魏颖一再请求我和她一起回大连,考虑到她的父母只有她一个女儿,为了爱情,最终我同意了她的请求。当时我想,无论在哪,都阻挡不了我孝敬我的父母。经过共同努力,我们终于如愿以偿地在大连有了合适的工作,开始了比翼双飞的生活。

增进感情

魏颖的父母对我的各方面都还满意,在正式上班后,应两位长辈的邀请,我就住到了魏颖的家。用他们的话说,早晚都是一家人了,不必去住单位宿舍。在家住,一来增进感情,二来也省些花销,把钱攒下来以备结婚用。听了这话我心里暖洋洋的,觉得魏颖的父母如此替我们着想,就该从命。接着魏颖的母亲又说,年轻人花钱手太散,攒不住钱,而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,买房子、结婚、要孩子样样都要钱。所以你们两个人的工资就交给我,由我来替你们统一保管。这话听起来也非常有道理,同样让人感到心里暖洋洋的,于是我也没有异议。

就这样从毕业开始工作那天起,我和魏颖一家人吃住在一起,工资也和魏颖的放一起,统一交给她的母亲,再由她母亲每人给一定数目的零用钱。

还算和谐

刚开始的生活还算和谐,可是一件事改变了这种相对平静的生活方式。上班两个月后,我觉得该用自己挣的钱为父母买点什么,一来表达我的孝心,二来也让他们高兴高兴,自己的儿子终于自立了。我把自己的想法对魏颖说了,她说你去跟妈说吧。她所说的"妈"当然是指她的母亲,我只好照做,谁叫她掌管我和魏颖两个人的财政大权呢?没想到,魏颖的母亲一口否决了我的想法,"这些钱不能动,是攒着给你们买房子结婚用的。孝敬父母有的是机会,等你们结婚以后再说吧。"

结婚后

没想到,去年元旦和魏颖结婚后,生活没有丝毫改善,财政大权由岳母的手里自然移交到魏颖的手中,我依然无权支配自己的钱。

令人气愤的是,买房子时,岳父母一手操办,从选房到装修到布置新房,他们没有征求过我的任何意见,仿佛他们才是房子的主人。买房选择的是按揭付款方式,首付、装修用了12万,钱自然是从岳母的手里拿出去的。房产证拿回来后,上面居然写着岳父的名字,也就是说,房主是岳父而不是我和魏颖。而结婚后,每月必须偿还的贷款责无旁贷地要由我和魏颖来交付。我算了一下,工作三年来,我和魏颖的工资加起来怎么说也超过10万元了,也就是说买房子的钱是我们的,贷款也由我们来还,可房子却是岳父母的!

偷偷攒钱

这么多年来,逼得我没办法,只好偷偷攒点私房钱,逢年过节时给父母寄回去。这样做,我心里委屈至极,更对魏颖和她母亲的不通情达理感到愤恨。以我现在的工资收入,一年给父母几千元没什么问题,可是事实上这么多年给父母的钱加起来也没有一两千元。然而心里尽管委屈,尽管愤恨,但我不敢质问她们。我知道她们自恃是城里人,和我这样的农民的孩子联姻,就好比是皇帝的女儿下嫁贫民一样,在心里她们是从来就没有瞧起我乡下的父母亲人。这些年来不仅在物质上不提供任何帮助,而且很不尽人情,和农村的亲友几乎没有任何往来,甚至也限制我和他们的来往。结婚快两年了,父母没到我的家里来过一次。我一直想让他们来住上几天,看看他们的儿子在城里宽敞明亮的家。可是一想到魏颖和她母亲那张不耐烦的脸,我就发怵。而且父母也知道我的难处,总是说到城里住不惯,哪也比不上乡下的家好。其实,他们何尝不想到儿子家里看一看呀!

不平等逐渐渗透

而魏颖作为我们苏家的儿媳妇,竟不肯随我回老家看望公婆,甚至就是我一个人回去,她也阻拦我。结婚后的头一个春节,好不容易说服她随我回家给父母拜年,她也是冷若冰霜,见了父母也没有一个称呼。亲友听说新娘来了,纷纷前来探望,她也不打招呼,甚至把自己关在里屋不出来。那一次回去伤透父母的心,走的时候,母亲流着泪对我说,以后再回家就一个人回来,农村条件差,别委屈了人家城里的娇娇娃。

就这样,我成了一个"娶了媳妇忘了娘"的不孝之子,成了一个"进了城就忘了本"的不义之人。而在妻子和其父母的眼里,我则是一个农村里来的穷小子,是不能和他们平起子坐的下里巴人。因为这"门不当户不对",因为出身的迥异,在这个家里,我成了卑微的"小男人",成了与封建社会"夫权"奴役下的女人没有什么区别的被操纵者。而魏颖借助她"高贵"的出身,可以肆意地凌驾于我之上,不顾我的自尊、我的人格!

这种不平等逐渐渗透到我们婚姻生活中的方方面面,魏颖的骄横、不讲理在我的隐忍中越来越突出地表现出来。已是28岁的我很想做爸爸,可是就连我想做爸爸的权利,都被她强横地剥夺了。她不想要孩子,我就只能空抱着当爸爸的梦想。

我真不明白,出身农村就该低人一等吗?就该在家庭中处处受压制和贬低吗?也许我的婚姻开始就是个错误,我不知道这种生活状态还能持续多久从这一点来看,旧时"木门对木门,篱笆配栅栏"的婚配观念从婚姻心理的角度讲,不是没有道理,在跨进婚姻的门槛时,还真是应该考虑一下"门当户对"的问题。